--’--.--・--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ie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2009’07.20・Mon

STA腐你们……不好这样的呀TAT!

所以说我们心中的尺度在银他妈动画组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对吗泪奔!
………………GJ呀!!!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TOP

2009’03.24・Tue

No Title

天空是一种纯粹的,透明的蓝。有风吹过来,微弱得让人不易察觉。塑胶跑道的气味令人讨厌。球场看台上的眼神各色各样,轻蔑、震惊抑或是同情,利刃般刺过来。
膝盖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跪在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水泥地上非常难受,可是比不上胸口被人紧紧攥住的窒息感。

现在不争取的话,以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他也好,我也好。

自尊攫住喉咙让他一言难发。
那个高大的身影一直定定地站立在自己身旁。
他脸上现在一定满是担心的表情吧。
激ダサ。
最终还是选择低头。

「安西教练,我还想打篮球……」
「……」
「Jackie,为什么是眉毛,打败宅菊的是我啊!」
「失败过一次的人监督是不会再用的,你放弃吧。」阿尔冷漠地走上前。
「教练,我作为宍……作为耀耀搭档的这三个星期以来每天都看着他进行地狱式的训练,我也请求您让耀耀出场!」
「How about...如果让你用自己的出场机会换呢?伊万.布拉金斯基?」
「Мочь」
「……耀耀,你拿剪刀出来干什么!」
「长……伊万……」
「Oh shit! Jackie,快让耀耀住手!他留长发可美可温柔了,剪了头发我们网球部计划的学园祭的女仆咖啡屋看板娘就没戏了!」阿尔以部长的身份请求道。
「Stop it! shishi...Wang Yao! Ok,你可以出场。」
「……终于能免费去伽马星球旅行了。」王耀松了口气。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TOP

2009’03.16・Mon

Oh what are you doing ?

據說是坑。
 ...READ MORE?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TOP

2008’11.23・Sun

予感

伊万从来都不知道王耀要的是怎样的爱。
不是零下180摄氏度让人冷入骨髓的僵冻,更不是束缚。
被本田菊背叛后的王耀已经不会再真正相信任何人。爱上受冬将军影响性格不定的伊万更是困难。
他可能被你向日葵一样的笑颜融化胸口的冰,却不会甘心永远被安慰着,自欺欺人地活下去。
因为他是王耀。
被最喜欢的弟弟背叛的人,曾经深爱过你却不得不离开的人。
表面是在紧紧拥抱着,其实被越推越远。

T口T讨厌!神MAD中毒!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TOP

2008’10.29・Wed

不要 看我,我是被逼的

阿尔收到Tony送来的EMS时正站在他上司办公室楼顶准备来个英雄式的纵身跳。接过封面印着红色俄罗斯笑脸的信,他心里颤抖了那么一下。
上次一个全身白袍子的胡子大叔在纽约大街上拦住他,说有个戴围巾的小伙子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拆开却只来得及看到个以F开头的单词便见识到了一次大规模自动爆炸。自那以后他就对俄罗斯给的东西特别谨慎。
其实他一直不知道,那天弗朗西斯也正好带着围巾。
“我毕竟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啊。”阿尔无畏地撕开信封。


“我和耀君结婚了,请大家来贝加尔湖吃鱼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大哥的OO和OO明明是我的!整个人都是我的!”永洙在电话线对面大吼。
“……我是香港。大哥正在数钱呢。露西亚先生是这样的,可能因为经常望向过度所以出现类似的幻觉,不用在意他。”
对方安静了片刻,哈哈大笑:“大哥最爱的果然是我~哎?信的最后好多红色的コルコル,这是什么意思来着?虽然地球上的文字都是我发明的,时间一久就有点记不住了……”
“是说如果你不去就[哔——]掉韩国吧~”香港果断地挂掉电话,优雅端起桌上的龙井茶。
“大哥,那混蛋也往我们家送信了吧?”
王耀点点头:“港仔,不要叫他混蛋,俄罗斯君季节性的发病好可怜阿鲁。不过信是大熊猫送来的,很可爱哟。”
“大熊猫?”香港皱起眉头。
“嗯,这几天和我一起玩一起睡觉,戴着可爱围巾的大熊猫阿鲁,港仔也想看它吗?”
“啪”一声,手中的茶杯被捏碎了:“是啊,我想见那个变态很久了。”香港一拍桌子,站起来大步朝王耀的卧室走去。
“港仔真是容易路出破绽啊。”王耀捡起地上的碎片,看着弟弟的背影温柔一笑。




亚瑟压低贝雷帽:“所以说他是被谋杀的!”
“为什么会突然跳转到这种场景啊!”路嘴角抽搐,用右手指关节不耐烦地敲打桌面。
“真不愧是伏尔加河~”费力西安诺端着盘从家乡带来的意大利面,站在船舷赞叹道。路急忙捂住他的嘴:“笨蛋,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亚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烟斗叼在嘴里,说话声音变得模模糊糊:“任家的永洙居然死在俄罗斯的地盘,还是把主人叫过来比较好吧?”
“死鬼英国,这种事你去做不就好了?事件还是交给我阿加莎吧!”阿尔伸出大拇指。
“去死,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亚瑟阴沉地甩过去一句。
本田菊蹲下身替永洙盖好被子:“我以爷爷的名义起誓王耀在一分钟之内就会出现。”
阿尔惊讶地睁大眼:“哦?!莫非你已经看透了事件的真相?”

“永洙?!”王耀的声音适时在众人身后响起。似乎刚从厨房跑过来,他手持铁锅,还绑着团子头,系着印有Gitty头像的围裙。
阿尔一脚踏在永洙身上,一手指着王耀:“犯人果然是你!为什么立刻就知道韩国死了?!”
旁边的本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因为港仔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告诉我……”

“那么请给出你的不在场证明!”对方快乐地挑挑眉。
亚瑟此时也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喝红茶,一边轻声地嘟囔着“我一直以为人类的智商会更高些”。
王耀委屈地皱起眉头:“我整个下午都被伊万拉着一起准备晚餐,可没你们这么闲阿鲁,后来发现……”
“哼哼,果然只有俄罗斯能证明,犯人果然……”
王耀微笑着靠近了些:“给我认真听哦。”
不知为何阿尔突然脊背发冷。
“实际上是我做的哟~大家不要欺负耀君嘛。”这时候伊万笑眯眯地走进来,或许是因为背后灵冬将军的缘故,室内温度又下降了。
“哈?是你?”阿尔不可置信地大叫。亚瑟再次叹气。
伊万笑得更灿烂了:“只是稍微拿水管吓了吓,任君居然晕倒了呢~”他掀开罩在永洙身上的被子:“这件胸前绣着熊的毛衣是耀君今天准备拿来送给我的哟,几小时前突然发现不见了,看见这家伙穿着,还说‘这是我发明的’,忍不住就生气了。”
本田菊看着完全石化的阿尔,轻轻摇头。真相其实是很明显的,怪只怪他们不认识汉字。穿在永洙身上的色毛衣居然写着“呆熊”,怎么看都太奇怪了。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TOP

 |TOP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