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ie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2008’10.29・Wed

不要 看我,我是被逼的

阿尔收到Tony送来的EMS时正站在他上司办公室楼顶准备来个英雄式的纵身跳。接过封面印着红色俄罗斯笑脸的信,他心里颤抖了那么一下。
上次一个全身白袍子的胡子大叔在纽约大街上拦住他,说有个戴围巾的小伙子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拆开却只来得及看到个以F开头的单词便见识到了一次大规模自动爆炸。自那以后他就对俄罗斯给的东西特别谨慎。
其实他一直不知道,那天弗朗西斯也正好带着围巾。
“我毕竟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啊。”阿尔无畏地撕开信封。


“我和耀君结婚了,请大家来贝加尔湖吃鱼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大哥的OO和OO明明是我的!整个人都是我的!”永洙在电话线对面大吼。
“……我是香港。大哥正在数钱呢。露西亚先生是这样的,可能因为经常望向过度所以出现类似的幻觉,不用在意他。”
对方安静了片刻,哈哈大笑:“大哥最爱的果然是我~哎?信的最后好多红色的コルコル,这是什么意思来着?虽然地球上的文字都是我发明的,时间一久就有点记不住了……”
“是说如果你不去就[哔——]掉韩国吧~”香港果断地挂掉电话,优雅端起桌上的龙井茶。
“大哥,那混蛋也往我们家送信了吧?”
王耀点点头:“港仔,不要叫他混蛋,俄罗斯君季节性的发病好可怜阿鲁。不过信是大熊猫送来的,很可爱哟。”
“大熊猫?”香港皱起眉头。
“嗯,这几天和我一起玩一起睡觉,戴着可爱围巾的大熊猫阿鲁,港仔也想看它吗?”
“啪”一声,手中的茶杯被捏碎了:“是啊,我想见那个变态很久了。”香港一拍桌子,站起来大步朝王耀的卧室走去。
“港仔真是容易路出破绽啊。”王耀捡起地上的碎片,看着弟弟的背影温柔一笑。




亚瑟压低贝雷帽:“所以说他是被谋杀的!”
“为什么会突然跳转到这种场景啊!”路嘴角抽搐,用右手指关节不耐烦地敲打桌面。
“真不愧是伏尔加河~”费力西安诺端着盘从家乡带来的意大利面,站在船舷赞叹道。路急忙捂住他的嘴:“笨蛋,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亚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烟斗叼在嘴里,说话声音变得模模糊糊:“任家的永洙居然死在俄罗斯的地盘,还是把主人叫过来比较好吧?”
“死鬼英国,这种事你去做不就好了?事件还是交给我阿加莎吧!”阿尔伸出大拇指。
“去死,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亚瑟阴沉地甩过去一句。
本田菊蹲下身替永洙盖好被子:“我以爷爷的名义起誓王耀在一分钟之内就会出现。”
阿尔惊讶地睁大眼:“哦?!莫非你已经看透了事件的真相?”

“永洙?!”王耀的声音适时在众人身后响起。似乎刚从厨房跑过来,他手持铁锅,还绑着团子头,系着印有Gitty头像的围裙。
阿尔一脚踏在永洙身上,一手指着王耀:“犯人果然是你!为什么立刻就知道韩国死了?!”
旁边的本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因为港仔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告诉我……”

“那么请给出你的不在场证明!”对方快乐地挑挑眉。
亚瑟此时也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喝红茶,一边轻声地嘟囔着“我一直以为人类的智商会更高些”。
王耀委屈地皱起眉头:“我整个下午都被伊万拉着一起准备晚餐,可没你们这么闲阿鲁,后来发现……”
“哼哼,果然只有俄罗斯能证明,犯人果然……”
王耀微笑着靠近了些:“给我认真听哦。”
不知为何阿尔突然脊背发冷。
“实际上是我做的哟~大家不要欺负耀君嘛。”这时候伊万笑眯眯地走进来,或许是因为背后灵冬将军的缘故,室内温度又下降了。
“哈?是你?”阿尔不可置信地大叫。亚瑟再次叹气。
伊万笑得更灿烂了:“只是稍微拿水管吓了吓,任君居然晕倒了呢~”他掀开罩在永洙身上的被子:“这件胸前绣着熊的毛衣是耀君今天准备拿来送给我的哟,几小时前突然发现不见了,看见这家伙穿着,还说‘这是我发明的’,忍不住就生气了。”
本田菊看着完全石化的阿尔,轻轻摇头。真相其实是很明显的,怪只怪他们不认识汉字。穿在永洙身上的色毛衣居然写着“呆熊”,怎么看都太奇怪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TOP

2008’10.10・Fri

为什么要写文呢?

回学校准备考试,其实在图书馆看书orz

1009114800.jpg

意呆利人真的是非常神奇的存在|||



 ...READ MORE?

Categorieevery little thing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TOP

2008’10.07・Tue

戦争は恋

普及大家都知道的历史知识。

话说那时候的王耀还住一个叫做皇宫的院子里,清管家是个对外界一无所知却又盲目自大的废柴大叔受。亚瑟和阿尔都开着车满大街乱跑了,这边却还是紧紧锁上门,在自家园子里种白菜吃,坚决不买亚瑟家的白菜。这让粗眉毛很是恼火。
事情的开端是在亚瑟偷偷从门缝里偷看耀君洗澡的那天晚上。
彼时,耀君背上还没有日后被本田菊砍下的刀痕。他虽然因为吃了亚瑟强行给的不明物体身体比较虚弱,但目测上去肌肤吹弹可破,亚瑟一见那线条优美的雪白后背,瞬间血染王家大门。
我一定要得到耀君!眉毛子擦干净鼻血颤颤悠悠地回家。
光说不动显然不是亚瑟的风格。第二天一大早亚瑟就跑到弗朗西斯家说他看见耀君家藏了很多古董,要是抢过来肯定可以卖个大价钱。
法叔玩弄着手中的红玫瑰,说那毕竟是王耀家,用硬抢的话,道义上说不过去吧。阿尔和路会骂我们哟。
亚瑟笑,弗朗西斯,你心里就真是这么想的?那几个笨蛋帮着我们砸门还差不多,怎么会反对。你少废话了,要不要参加自己看着办,好像我在求你快发财一样。

这个时侯的伊万也觊觎耀君很久很久了,时不时地跑过来亲一下脸扯一下头发,用小学三年级男生常有的方式追求着耀君。不过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独占欲,以为只要得到王耀就什么都好,于是和亚瑟法叔伙同另外几个人一起砸开王家大门,然后冲进去推到并一起蹂躏了耀君顺便拆了他最喜欢的一幢小楼。

上面说过那时候的耀君身体很虚弱,所以只能咬着牙任人宰割。可最让他绝望的是,自己的管家不但没有帮助他走闯进来的一帮人,还想转行做拉皮条生意把耀君卖掉。耀君是侥幸逃过一劫,不过可爱的弟弟香君被亚瑟强行带走了。想到上次被抢走可爱的澳君,这次连弟弟香也保不住,王耀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失声痛哭。
[总有一天会把弟弟们接回来。]
耀君换上了平民的衣服,一砖一瓦,重新盖好自己的家。

即使后来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难,被本田从背后砍了一刀,管家争吵,王耀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以前的决心。
所以后来耀君变强的时候,澳君和香君都回来了。眉毛子等人也不敢再轻易拿什么不明物体强行塞过来。
说王耀不累是骗人的,可是为了保护自己家里的人,没有办法阿鲁。

再说到伊万后来捧着满满一怀抱向日葵小心地问耀君会不会怪自己以前帮着外人欺负他。
耀君只是笑了笑。如果和你在不对等的位置上恋爱,被怎么样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对于我来说,保护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伊万你要是什么时候不爱我了就尽管离开,我无话可说。可是如果你也要打我家里人的注意,那么我就只好让团子把你和你的水管扛到南极去永远不准回家哟。

Categoriejump to the sky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5) TOP

2008’10.05・Sun

现实才是最大的后妈

这几天完全是虐点集合|||
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拥有过,而是突然失去。
所以才要把握现在的时间。不去努力争取的话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只有爱是不够的。

希望接下来的实习能够顺利。后天应该会打电话来让我去跟团了Orz

Categorieevery little thing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1) TOP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