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ie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2008’07.14・Mon

[山狱]Trick

拒绝殴打 = =+

“你受伤了。”狱寺用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冷冷盯着靠在冰箱上的山本武。
即使过了十年也没有变,如稀有宝石般令人甘愿沉溺下去的双眼。
山本武把衬衣的袖子卷高了些,对着上面不断蔓延的殷红色血迹自嘲一笑,并没有理会他的话,却自顾自地打开冰箱门拿出一盒并盛牛乳。
“哎?狱寺也会关心我啊?心里面明明只有阿纲不是吗?”
手臂钻心的疼。被几百个敌人包围进攻居然还能逃出来已经是神明眷顾了,不受伤是不可能的吧。
狱寺皱起眉头扔下句“不跟你一般见识”便驾轻就熟地走进起居室,从医药箱里拿出绷带和止血药。
“手伸过来。”声音也是冰冷的,听不出丝毫感情起伏。
“不要,没看见这边在喝牛奶吗?”山本嘟起嘴。
“撒什么娇啊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混蛋!”狱寺猛地抓过他的手,不管后者的连声惨叫,毫不温柔地清洗、上药,最后缠上纱布。
经过了无数次战斗,连这种东西也变得熟悉了。

“我走了。”确认伤口情况后狱寺站起身,拿出一支烟点燃:“好好保重吧棒球笨蛋,要不是我和草坪头把你救回来你这笨蛋以后可再也喝不到什么鬼牛乳了。”
对方坐在地上不肯起来,把头低低地埋在双膝之间:“呐,狱寺,也许我死了比较好吧?反正狱寺不喜欢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这样啊……那你去死好了,十代目有我一个人保护就足够了。”狱寺拉开门走出去,然后重重甩上。
“啊,果然又是……”山本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便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习惯性抓起枕头边银色的手机,打开。五点三十分。很香的味道从厨房那边传来引诱味觉。
“谁啊?……哎哎哎哎?!”山本看见某个纤细的身影在厨房移动。
“狱……狱寺?!”忍不住大叫起来。
那背影僵直了片刻,又开始往锅里加东西:“叫这么大声干嘛?是病人就给我乖乖躺好,如果没人做饭吃你会死的吧?”
山本武下意识地摸摸自己受伤的右臂。
还是担心着我的吧?这样想着,他的嘴角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死了也无所谓喲。”山本低声回答。
厨房里的人转过身来,慢慢走进他,脸上是愤怒和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山本武你这个棒球笨蛋别得寸进尺!”
哈?……
山本悲伤地凝视着面前狱寺的脸,过了好一阵居然笑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哈哈……”他左手捂住脸,右手指着狱寺放声大哭起来:“原来一直都在欺骗我……狱寺……”
狱寺别过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切,被你这家伙发现了啊,我是五话寺的事。

Categorieevery little thing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1) TOP

Next |  Back
拍桌子!!NND,太逗了!!!
“狱寺别过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指,就五话寺那张脸本身就已经算是一个很丰富的表情了吧!

唯子你崩坏的好有爱XD

蕾:2008/07/14(月) 17:24 | URL | [編集]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